首页 > 北京赛车如何投注才能赢

北京赛车如何投注才能赢

来源微信公众号:传习邦

撰文 | Bugle X

英国有剑桥,上海有‘建桥’。 

2019年1月中旬,上海建桥教育集团正式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成为2019年第一家‘递表’、开启境外上市之旅的内地民办教育集团。半年之后,建桥教育未能进一步更新上市申请,港股之旅无疾而终。《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送审稿)》发布一年,至今难产。 

建桥上市失败,是企业自身的问题,还是资本的风向已悄然转变?

- 1 -

单校上市,见证海外IPO集体冲动 

《送审稿》出台之后,内地民办教育出现抢闸上市的风潮,就三本民办大学而言,《送审稿》发布之后,中国春来、银杏教育、科培教育、嘉宏教育、中汇集团密集登陆港股,蔚为壮观。其中,银杏教育的情况与建桥教育类似,旗下只有一所大学,为单校上市。

银杏教育的唯一资产——银杏学院位于成都郫都区,创办于2002年,2017-2018学年在校生9500人,2017财年营收1.4亿元,净利润4000万元。2019年1月,银杏教育在港上市,发行价1.44港元,首日跌破发行价,市值在6亿港元上下。 

建桥教育同为单校上市,只运营一所民办大学——上海建桥学院,但与银杏教育相比,体量大一倍。创办于1999年的上海建桥学院,2018/2019年在校生1.8万名,2017财年营收3.56亿元,净利润4600万元。银杏上市成功,建桥却铩羽而归,个中情形值得深究。 

上海建桥学院2019届毕业典礼

上海建桥学院有本科,有专科,本科49个专业,专科65个专业,为庞然大物。2018学年,本科学费2.3万-3万元,专科学费1.5万-1.8万元,专升本项目学费2.3万-2.7万元。另外,上海建桥学院的二级学院——国际设计学院、与美国沃恩航空科技学院合办的国际课程,学费更是分别高达8万元、4.5万元。

2016-2018三个学年,上海建桥学院不断扩建,新增珠宝设计、航空服务、机电一体化课程,以每年至少增加1000人的速度扩招,把一所民办三本大学办成一架高速运转的‘印钞机’。

- 2 -

上海建桥,真是赚钱大生意 

教育是教育,商业是商业。在中国,教育+商业,奇特地扭结在一起,造就了一批如鱼得水的人生赢家。建桥的老板周星增,便是其中一个。

周星增出身在温州乐清的一个农家,考上大学之后跃出农门,先后在贵州工学院、温州大学任教十年。在一次送学生赴苏南实习的过程中,周星增瞥见商机,毅然下海,在上海创办了一家霓虹灯厂。生意失败之后,周星增回到乐清,先是打工,后是自己创业当老板,磕磕绊绊赚到人生第一桶金。

发财之后,一个偶然的机会,周星增在上海浦东康桥拿到400亩地,办起了上海建桥学院。当然,作为精明的商人,周星增的初心并不是办学,而是相中了学校周边的土地。因而,地产+教育两轮驱动,趁着浦东大开发的东风,周星增赚得盆满钵满,一夜成为浦东新贵。

作为精明的温州商人,教育是周星增的‘面子’。因而,在地产赚到钱之后,周星增转而做大教育,使建桥学院成为上海投资最大、办学规模最大的民办大学。为了扩大学校的知名度,作为围棋迷的周星增,爱好、工作两不误,赞助围棋的‘建桥杯’,成功招徕围棋‘国手’‘圣手’,为学校站台。

第十五届“建桥杯”中国女子围棋公开赛

经商,是周星增的‘里子’。在周星增的教育+商业王国中,上海建桥学院一直是压舱石,每年几个亿的学费、住宿费收入正是周星增的本钱。本钱在手,周星增也就胜券在握、信心满满。建桥集团从地产出发,向养老、矿产、石油领域四处‘多元化’。2006年前后,浙江舟山做大石油储运产业,周星增的建桥集团大手笔投资舟山,兴建游轮码头、石油仓储。

- 3 -

就业率高过复旦,你信吗 

2007年的时候,全盛时代的周星增接受媒体采访,大谈理想、情怀——

‘(上海建桥)学院按规定没有一分钱贷款,5亿元实实在在的投入,每年5%的投资回报还没有计算折旧率,仅仅从经济效益看,办大学肯定不是什么好项目,但办大学是我的事业。’

上海建桥学院创办人、董事长周星增

在国内,商人一般有两大特征:一是讲情怀,理想、情操嘴上挂;一是爱撒谎,满嘴跑火车不可信。办大学,在国内是不是一个赚钱生意?尽人皆知。至于贷款,建桥学院根本不是‘按规定,一分钱没有’,而是巨债缠身。

招股书显示,2016年末、2017年末、2018年9月末,建桥教育流动负债净额分别高达6.8亿元、4.91亿元、4.66亿元,资产负债率分别高达为179.4%、197.7%、116.7%。上海建桥学院,不仅是周星增的‘印钞机’,还是建桥集团用来融资的‘提款机’。

巨额负债,一部分用来扩建校舍、扩大招生,以便收到更多的学费、住宿费。2015年,建桥教育在上海临港新城拿地,兴建53万平方米建筑面积的新校舍,又另外加建两栋宿舍楼,预计在2019年8月竣工。扩招路上,上海建桥学院一路走到黑。

以生意为目标的‘教育’,一路蒙眼狂奔,堆砌出一片狼藉的‘奇观’。上海建桥学院一直宣称就业率99%以上,而同在上海的上海交大就业率97.9%、复旦大学就业率98%……

- 4 -

乐清一道风景,老板办学发大财 

乐清,不光是国内低压电器之乡,某种程度上,也是一个民办教育之乡。乐清老板办教育,除了建桥的周星增,至少还有两大家族:

一是嘉宏教育的陈余国。1996年,初中毕业的陈余国卖掉收废铜废铁的生意,办起乐清精益中学,当起了校长。2000年之后,陈余国的教育生意越做越大,向高教延伸,先后拿下浙江长征学院、河南中原工学院信息商务学院。2019年6月,陈余国的嘉宏教育在港上市,发行价1.5港元,市值30亿港元,晋身为教育富豪。

一是国内A股上市公司电光科技的石碎标、石向才、施隆,系祖孙三代。2015年12月,出于‘市值管理’的需要,主业为防爆电气的电光科技跨界教育,斥资1.28亿元收购上海雅力科技65%股权。此后电光科技成立教育事业部,由石碎标长女石志微之子施隆为掌舵人,三年内完成十次并购、投资,在早幼教、国际教育两大赛道上布局。

需要指出的是,电光科技与周星增的建桥存在密切关联。建桥集团副董事长施银节持股11.7%,正是电光科技创始人石碎标长女石志微的配偶。在电光科技,石志微直接持股2.56%,为第四大股东,石志微之子施隆直接持股0.64%,为第七大股东。

施银节一家,横跨两个民办教育巨头,建桥上市失败,对于电光科技的石氏家族而言,亦是当头一棒。

历史上,教育一般都是教育家在办,在中国,民办教育现在都是各路老板在办。这一现象正不正常,有心人自有判断。

copyright © 2010-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争议和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