殡葬人:天堂口最美的侍者

2018-04-18 14:22:22 来源: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殡仪馆,是一个让人五味杂陈的地方;是哀思、是祭奠,是生死,是别离。而对于殡仪馆工作人员来说,他们是天堂口最美的侍者,每一份付出,都是为了让逝者有尊严地离去。
 
  从惧怕到坦然
       泊头殡仪
免责声明: 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管理员,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

\       

殡仪馆,是一个让人五味杂陈的地方;是哀思、是祭奠,是生死,是别离。而对于殡仪馆工作人员来说,他们是天堂口最美的侍者,每一份付出,都是为了让逝者有尊严地离去。

 

  从惧怕到坦然

       泊头殡仪馆,一个春日的下午。

  43岁的韩金彪是泊头殡仪馆的馆长。黑黢黢的脸上少有笑容,讷言少语,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习惯了,总得有人去干这个活儿。”

  是啊,三年了。他已经从开始的惧怕、不情愿,变成了现在可以坦然地说自己是个殡葬人。至今他还记得,三年前的那个早晨,带着满心惧怕、矛盾踏进殡仪馆的那一刻。萧肃、冰冷,似乎每一片落叶打到身上,都像击在了心尖儿上,每一个细小的声音都会让自己翻江倒海。

“火化炉在后院,大门是个木门,风一吹都要发出吱扭吱扭的声音。刚来的那几天,一听那个声音,汗毛都会竖起来。特别是晚上,那种惊悚,几近崩溃。”当初的恐惧,现在讲起来,却已是一句玩笑话。

  殡葬工作是个自己不愿说、别人也不愿听的工作。三年了,韩金彪回家,对于工作的事都是三缄其口,一句也不和家人说。妻子儿女也都理解,就连看电视看到了恐怖镜头,都让丈夫回避,怕加深恐惧。别的职业亲朋常说:“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找我。”可是这句话在韩金彪嘴里,却永远都不能说。

  运输、火化、告别仪式,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韩金彪和殡仪馆的16名员工,几乎天天如此。见多了悲欢离合,对于生命的意义也体会更加深刻。前年夏天,一位20多岁的小伙子,突发脑梗病逝,白发人送黑发人,火化场里,哭声动天。“当时我们也跟着哭,火化师傅都不忍心把他化作一缕青烟、一把骨灰。”个个感叹人生苦短,要保重身体,不只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疼爱自己的亲人们。

  殡仪馆员工晚上是要值夜班的,办公室就在骨灰盒安放室的旁边,往往监控里的任何突发画面都会让人浮想联翩,心生畏惧。有一次,员工夜晚值班,一只鸟撞到了监控摄像头上,随即引起一片惊恐。

  就这样,他们忍受着常人无法想象的压力,坚守在岗位上,做着这个世界上虽远离人们的视线、却很神圣的事。

 

“总得有人去做”

  “再难的事总得有人去干,我已经干这行二十几年了。”55岁的老员工王义强,话语里都是淡定和从容。火化工,跟逝者接触的最后一个人,他用对工作的那份笃定,化骨为灰,留给亲人们一份心安。

  王凤余,从泊头殡仪馆迁新址就通过招聘来到这个地方当火化工,一干就是18年。一年365天,他的最大感受是,不能说错话。逝者已逝,生者悲痛,来这里的人们都是心情悲痛、情绪低落的。在这种情况下,双方沟通交流就成了不得不注意的问题,有的时候,因为逝者遗体摆放处理、衣饰处理,都有可能产生矛盾,一句话不对付,可能就会挨骂甚至挨打。

  王凤余的妻子张兰英也在殡仪馆工作,当门卫。十多年了,夫妻俩吃住在殡仪馆,日夜守护着这个看似冰冷的地方。儿子儿媳也理解父母的工作,时常带着孩子来看爷爷奶奶。小孙子只要来了,就在这个少有人来的大院里跑啊、闹啊,这时候也是整个大院最有生气的时候。

 

多年练就“女大胆儿”

  女人本柔弱胆小,但是殡仪馆里也有女职工。

  44岁的会计刘晓霞,工作十多年。开始入行的时候,家里人不支持,亲朋也有意避讳她、远离她。她都咬牙坚持,从来没打过退堂鼓。就是怀着孩子的时候,哀乐成了胎教音乐。“开始心里很不舒服,一到晚上就不敢去想白天看到的一切。整整一年多,日子都是提着心过的。”刘晓霞说,殡仪馆的工作,都是全员上阵,布置仪式、处理遗体,害怕也要往上冲。

  十几年的磨炼,刘晓霞已经成了名副其实的“女大胆儿”,殡仪馆的角角落落都敢去,碰到意外情况,比男子还要胆大,总是冲锋在前。

  采访中,这些殡葬人提到最多的词就是“理解”。“干这一行,很多人不理解。但其实,我们也是普通人,希望得到其他人的关注和理解。”

  他们有自己的成就感,这种成就感其他人无法体会甚至无法想象。送逝者走完最后一程,对于他们来说有时候不仅仅是一种责任,更是一种信念。他们所能做的,是让生者少面对一些死亡的痛楚、多感受一些亲人般的安慰。

  他们的世界,看似冰冷,实则充满阳光。

\

关键词:侍者天堂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 验证码: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