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湾 如何有尊严地养老

2016-04-01 07:25:55 来源: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2060年的台湾,一位老人在路边突然昏倒,可能没人扶。不是没人敢扶,而是因为路过的多半都是拿着助行器、自顾不暇的老人。
免责声明: 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管理员,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
2060年的台湾,一位老人在路边突然昏倒,可能没人扶。不是没人敢扶,而是因为路过的多半都是拿着助行器、自顾不暇的老人。

这当然是个略带夸张的猜想,但少子化加上人们越来越长寿,台湾人口迅速老化,则是不争的事实。台湾1993年进入老龄化社会——65岁以上人口比率超过7%;推估2018年成为高龄社会——65岁以上人口占比超过14%;2025年则进入超高龄社会,这一比例超过20%。如何有尊严地养老,不仅是个人思虑,还是台湾社会最关切的话题之一。

政策保障,财源何来

今年农历春节,岛内一家媒体报道了台北大同区的一幕:一个破旧公寓中,27位老人挤住在用木板隔起来的仅容一床的“蜗居”。他们中很多人仅靠低收补助和老人年金每月计1万元新台币(以下均为新台币,约5元新台币合1元人民币)过活。这个收入水平在台北找不到更好的住处,只能在这种每月租金2500元到5000元的廉租房中惨淡度日。

由于老龄化问题日益迫近,台湾制定了很多保障政策,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四大退休保险。除军公教退休年金、劳工保险、农民健康保险,2007年又通过“国民年金法”,将没有参加相关社会保险的25岁至65岁民众自动纳入,使退休年金全覆盖。不过,在台湾的政治制度下,“派糖”易、增税难。台湾劳动人口今年达到最高峰,也就是说,从明年开始“缴钱”的人数开始减少,“用钱”的人却不断增加。有人推估,现状如不改变,未来15年内,台湾四大退休基金将陆续破产。

与此同时,长期照顾问题也浮上台面。据统计,台湾目前约有76万名需要长期照顾的失能、失智者。2010年,台“行政院”拟出“长期照顾服务法”送交“立法院”。结果,直到2015年5月,“立法院”才通过这一法案。之所以延宕4年半,主要是对于90亿元长照基金来源,各方意见不一。最终不得不付诸表决。

坦白说,这部“长期照顾服务法”涵盖了长照服务内容、人员管理、机构管理、受照护者权益保障及服务发展奖励措施,内容比较周全。尤其是将家庭照顾者的支持服务纳入进来,体现对失能、失智家庭的关爱。以其中的喘息服务为例,失能、失智者家庭成员常深陷在日复一日的照顾中,不得喘息,“长期照顾服务”规定为他们提供每周数小时的替代服务,让他们得以短暂休息。可惜的是,因为资源无法快速整合,这部法案虽然通过,但要两年后才能生效施行。

在长照发展路线上,台湾两大政党的想法不同。国民党主张构建长照保险,引进产业竞争思维;民进党则提出,增加房地合一税、遗产税等税收,在长照服务提供达一定数量后,再讨论推行保险制。双方都有一定的道理,也都存在一些问题。以即将执政的民进党提出的方案来说,前“卫生署署长”杨志良日前就投书当地媒体,认为不再额外缴纳费用,容易让普罗大众接受,但却潜藏着税收易受经济影响而不稳定的隐忧。台北荣民总医院高龄医学中心主任陈亮恭更坦言,民进党提出的加增房地合一税和遗产税,恐怕都收不到。因为有钱人除非猝逝,不然都会提前转移财产,而房市太冷,收不到多少税。

任性地老,要多少钱

单身的王女士在台北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十几年前,她就买了生病医疗的商业保险。去年,她又买了长期照顾险。每年要多缴7万多元的保费,连缴20年,所费不赀,但她说,补上这个缺,她的保险就算完整了。如果她老了以后生活自理出现困难,她每月可获得3万元补助雇请看护。

如王女士这样提前规划退休生活,并非没有道理。实际上,人们对生病的担忧不少——台湾的健康保险制度堪称全球保障最好的制度之一,但其它方面的消费不低。

台湾私人或公有民营的养老机构不少,条件都不错。有生活自理能力的老人可以到此安养,一日三餐有人打理,平日还有各种课程及娱乐活动;行动不便、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也可到此养护,除必要的护理,还能得到医疗服务。但这样的机构价格不菲。以位于新北的双连安养中心来说,安养型每月2.6万元,养护型每月要3.7万元,没一定经济基础住不起。

当然也有公费养老院,以台北为例。浩然敬老院所有费用全免,但仅收容没有直系血亲、没有财产的贫困老人。另一家社会局下的老人自费安养中心,不论是否孤寡都接收,收费也较低,但都大排长队,一床难求。

《联合报》民调中心2015年底曾进行过一次民意调查。结果显示,民众认为平均需准备1071万元,才足够支付退休生活所需。有关人士分析,退休生活用不着这么多钱。人们高估金额,多半是不安全感作祟。调查还发现对于退休金的预计来源,69%民众要靠个人储蓄;48%希望通过投资理财规划;50%仰赖政府退休金。值得注意的是,只有13%希望由子女支付。不少老人认为,现在房价越来越高,薪水却不增反减,孩子们生活都很辛苦,没有更多能力奉养示孝。或许正因为此,以房养老逐渐被社会接受。

2015年12月,台湾合作金库银行推出了首例以房养老案,随后土地银行也推出名为“乐活养老”的以房养老案。实际上,土地银行2013年受政府相关部门委托,曾试办公益型以房养老。但要求参加者没有法律规定的法定继承人,涉及相关继承的法律问题还有疑义;且多数民众对以房养老接受不够,因此试办后无人申请。

2015年11月,台湾相关部门修正了涉及以房养老的相关规定,才有了合作金库与土地银行的跟进。商业型以房养老,开放给所有65岁以上老人。老人身故后,子孙或配偶还是可以继承房子,只是要补缴贷款及利息,借多少还多少。

抢得先机的合作金库在大台北地区试办的第一周,就有3件完成了核贷。其中一位94岁老阿公,用自己在大安区的房子申请了10年期贷款。现在他每月领9万元。他认为,有钱后,可以请儿孙“吃大餐、发红包”,感觉有尊严、生活更开心。

退而不休,以忙防老

在少子化的趋势下,台湾推估未来几十年内平均每年减少18万青壮人口。按目前15岁至64岁为主要劳动人口计算,平均每6人扶养1位老人。以此趋势,推估到2061年,每1.2个青壮人口就要负担1位老人。当然,其间生产效率会提升,但政府如何运作退休基金,仍是严峻问题。

老人也要“自立自强”是台湾的新口号。2015年11月,大陆海协会会长陈德铭到台湾参访。在位于桃园的长庚医院,一位演讲者介绍了工作防老的新观念。他解释,人们退休后,整个身心放松下来,反而加速了从智力到体力的衰老。也就是说,从人体本身来说,退而不休,有利于延缓衰老。

去年底,一部名为《高年级实习生》的美国电影在台湾广受好评,主人公退休后重返职场成为一家时尚网站的实习生,凭着丰富的经验和随和的性格,他很快赢得了同事们的好感与信任。这部电影引发了不少关于退而不休的讨论。富士达保经董事长廖学茂向当地媒体介绍了蒋志和的例子。蒋志和57岁创办东南科技大学的前身东南工专,现在他已经105岁,仍想着要在两岸开学校。“乐而不退,功在社会,这是他老人家长寿的秘诀。”廖学茂认为。

这样的例子不少。台商张君达退休后,2008年到浙江新华爱心教育基金会担任副理事长,2015年转任上海杉树公益基金会理事。考察合作学校,到贫困学生的家中访问,他跑了不少大陆的偏远乡村,仅四川大凉山就去过21次。如今张君达看上去精神矍铄,谈起助学滔滔不绝、思路清晰,完全不像一位69岁的老人。

很多台湾老人退休后,到政府机构、旅游景点、医院、学校、博物馆等地做义工。他们负责任、有耐心,免费为人们提供咨询或导览。还有负责照顾老人的老年义工,据台湾媒体报道,南投泰安家庭托顾站成立“老人托儿所”,子女上班时将父母送到托顾站,下班时接回。托顾站除安排老人参加社区活动、学习新知,还相互照应。其中一位名为玉花的百岁老妇,因为身体好,还会帮忙为93岁的老人喂东西,传为佳话。退而不休忙起来,也是老有尊严的秘诀之一。
关键词:台湾尊严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 验证码: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