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人才急缺 当我们老了,有没有年轻人陪聊天?

2015-04-27 20:25:57 来源: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免责声明: 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管理员,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
\


    按“十二五”规划,我们需要有500万持证上岗的养老护理员。但是截至去年年底,全国养老从业人员不足50万,持证上岗人员不足5万人,养老人才急缺。

  去年,全国66个可以开设养老服务专业的学校,成功招生的有44个。有17所学校计划招生50人,其中招到20至25人的有7所,不足20人的有3所,还有1所学校只招到1人。

  日前,北京社会管理职业学院老年福祉学院举行了一场特殊的颁奖会,奖金发给了学院历年来的优秀毕业生,鼓励他们扎根养老事业所取得的成绩。颁奖会同时聚焦养老服务专业人才的职业成长,关注老年服务与管理专业人才的培养质量,希望能为养老服务行业输送更优秀的人才。

  青春养老人,点赞

  “刚做护理员的时候觉着日子特别痛苦,先不说每天干了多少活,单是每天早上六点半上班,晚上六点下班就让人受不了,那时候我每天早上起来说的第一句话就是‘真是不想活了’。”学院2011级学生贾凇在颁奖会上发言。她从2013年年底在千禾颐养家苑养老服务有限责任公司顶岗实习担任护理员,目前的职位是公司运营经理助理。

  做护理员时,贾凇接触最多的是失智老人。“里面的爷爷奶奶叫我什么的都有,有说我是她女儿的,有叫我妹妹的,有叫我大姐的,还有叫我妈的。我每天的工作就是像哄宝宝一样哄他们,保证他们在我的视线范围内,不发生危险,闹哄哄的一天下来,晚上回去一句话都不想说。” 贾凇回忆道。

  满腔热血没用武之地,这是贾凇当时的想法。后来主管把新开的一层楼单独分给了贾凇和另外两个同学,三个人三班倒照顾整层楼的13位老人。

  老人中有一位很特殊的奶奶,每天她不超过10分钟就会呼叫一次,却又没什么事,有时候甚至只是帮她拿一下遥控器。这让贾凇有些恼火,她和小伙伴一起琢磨奶奶为什么会这样,他们猜奶奶可能是没有安全感,想让大家多去看看,于是大家每隔一会儿就去看看,和她聊聊天,后来奶奶真的就不经常呼叫了。

  时间久了,爷爷奶奶们对贾凇很依赖。实习结束前奶奶身体不太好,贾凇和奶奶说,我们实习结束了,要回家一个月。奶奶说:“你们别走,不然我就看不见你们了,会想你们的。”当时贾凇认为奶奶在闹脾气,哄哄奶奶就走了,等到再回来的时候,奶奶竟然真的去世了……听到消息的时候,贾凇觉着头皮发麻,整个身上都僵硬了,特别伤心。

  经历了最初的磨炼,贾凇走上了管理岗。但她说:“做护理员的时候,整天都想着什么时候可以去管理岗,什么时候可以不再做这些事情,等到真的到了管理岗,却发现自己竟然那么怀念做护理员的时候,那段日子是我长这么大最有成就感的时候,我发自内心地认为可以给老人带来快乐,会为自己骄傲。”

 

    养老人才,急缺

  今年9月,湖北省首个养老硕士班(老年护理方向)将在武汉轻工大学护理学院开课。该校护理学院院长张红菱透露,人才短缺一直是养老行业的突出问题,目前养老服务机构从事护理工作的人员多从家政转行而来,缺乏专业护理技能。

  “按‘十二五’规划,我们需要有500万持证上岗的养老护理员。但截至去年年底,全国养老从业人员不足50万,持证上岗人员不足5万人。”北京社会管理职业学院老年福祉学院院长杨根来说。1999年我国高校开始开设养老服务专业,到现在共培养了不足5000名毕业生,目前在校生总规模也不过4000人。

  “人都招不齐,还谈何专业人才!”谈起养老服务业,不少养老机构负责人如是说。护理人才和管理人才全都奇缺,职业经理人则更是可望不可及。

  河北仁爱养老服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武卫东、山东颐合华龄养老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谭美青等人都出席了老年福祉学院的颁奖会,并为在校生设立了每年80万元的奖学金,覆盖面达到学生总数的52%,目的是希望能吸引更多优秀人才。

  “月薪低于3000元,我们不会邀请老年福祉学院的毕业生去工作。”武卫东在发言中肯定地说。“我们需要大量的人才,加强养老人才的培养迫在眉睫。”谭美青说。

  而不少愿意从基层做起的养老服务人才,都得到了企业的重视。老年福祉学院2008级学生徐然,就职于北京首钢实业有限公司老年福敬老院。2011年毕业后,从护理辅助岗保洁员做起,现在已经是石景山区所有养老院中最年轻的护理主管。2009级学生王伟鹏,现在则已经是北京怀柔联建老年公寓院长助理。

  尽管如此,杨根来表示,培养出来的养老服务人才流失严重,“60%至70%的养老服务专业毕业生毕业后不再从事养老行业。”

  留住人才,真难

  “上岗第一天我成为了一名基层护理员。卫生清洁、消毒、整理等工作很让我头疼,11间屋子,那么长的走廊,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自己好歹也是一名大学生。”徐然回忆起自己最初的心路历程。

  “他们都是二十多岁的姑娘、小伙子,整天为老人服务,真的很不容易。这也是我们为仍然坚守在养老岗位的毕业生颁发奖金的原因。”杨根来说,“养老人才紧缺,首先是观念问题。在传统印象中,养老院都是伺候人的活儿,为老人端屎端尿,又脏又累,很少有人把养老服务当职业。”

  养老人才流失的另一个原因是薪酬。杨根来分析,去年学校11个专业中,养老服务专业的平均月薪不到3000元,而全国职业院校学生的平均月薪是4500元。为何人才紧缺,薪酬还低?杨根来解释说,目前养老行业缺少国家鼓励,一般都是民营企业在做。按规定,一位护理员要照顾3位老人。养老院的收费标准大多是每人每个月两三千元,除去成本和企业盈利,能够发给养老护理员的工资也就在两三千元。现在一些养老机构多是聘请四五十岁的护理员,不愿意多花钱聘请年轻人。

  杨根来认为,职业升迁空间有限也影响了养老服务人才的发展。“在一些民办机构,干了很长时间可能还是护理员,劳动强度大,上升空间有限,都使一些养老服务专业的毕业学生逃离了养老服务行业。”

  期盼政策,支持

  2013年,国务院下发的《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指出,教育、人力资源社会保障、民政部门要支持高等院校和中等职业学校增设养老服务相关专业和课程,扩大人才培养规模,加快培养老年医学、康复、护理、营养、心理和社会工作等方面的专门人才,制定优惠政策,鼓励大专院校对口专业毕业生从事养老服务工作。

  去年6月,教育部等9部门下发《关于加快推进养老服务业人才培养的意见》,指出,现阶段我国养老服务业人才培养存在规模小、层次单一、质量参差不齐等问题,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养老服务业的快速发展。到2020年,基本建立以职业教育为主体,应用型本科和研究生教育层次相互衔接,学历教育和职业培训并重的养老服务人才培养培训体系。培养一支数量充足、结构合理、质量较好的养老服务人才队伍,以适应和满足我国养老服务业发展需求。

  虽然出台了各类指导意见,但杨根来却用“惨淡经营”来形容目前的养老服务专业的招生情况。“去年,全国66个可以开设养老服务专业的学校,成功招生的有44个。目前养老服务专业规模最大的是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在校生有400人,其次是北京社会管理职业学院,在校生有376人。去年,有17所学校计划招生50人,其中招到20至25人的有7所,不足20人的有3所,还有1所学校只招到1人。”

  “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加剧,老年人长期照护和服务的需求越来越大,但养老人才短缺却成为老年服务机构快速增长的瓶颈。”杨根来说,“希望国家能加强政策支持,在入口上,让养老服务专业的高职学生也能免费入学,同时疏通出口,给予从事养老服务专业的毕业生职业补贴,让他们有从事职业的荣誉感。在学校办学条件上,也希望能给予特殊的财政支持。”

  虽然现实不如理想丰满,但每一个毕业后仍坚持从事养老服务工作的大学生,已经像一颗颗火种,给养老服务人才队伍注入了新的力量。就像老年福祉学院2011级学生陈洋说的:“我只是希望能尽我最大的能力给长者们提供一丝便利,不奢求回报,只是希望当我年老的那一天,会有那么一群二十几岁青春靓丽的姑娘、小伙子愿意带着我一块玩耍,扶我过一下马路。”

关键词:年轻人人才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 验证码: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